+ - 阅读记录
【米库文学 www.mikuwx.com】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禹安旻被血淋淋送回定国将军府。

    禹安昌看到弟弟缺了一边耳朵,神色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这小子今天刚从山上的书院回家,怎么一下不见就受伤了?

    而且还是伤到了耳朵!

    当朝皇帝尤为在乎臣子样貌,尤其是文臣,样貌有缺者甚至不得科举。

    安旻这样,仕途将会全毁!

    “是黎萱草!我好心收留她,她把我的耳朵咬成这样!哥,快去把她找回来!我的耳朵被她带走了……好痛啊!”

    禹安旻捧捂着伤处嚎叫不止。

    郑琴给他做了简单的处理,在一旁焦急的开口:“将军,太医院院判精通缝合之术,曾成功做过断指再接!想必旻少爷的耳朵也能接回去,事不宜迟!”

    侍卫们行动很迅速,没多久就将黎萱草给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禹安旻一见她,目眦欲裂得恨不得将她撕碎。

    “贱女人!把我的耳朵交出来!”

    黎萱草的嘴角还带着一些血迹,目光涣散。

    “耳朵呢?”禹安昌心烦意乱的拉过她的手,摸她的袖袋。

    黎萱草站着不动,哑声问道:“你就不问他为什么会被我咬掉耳朵吗?禹安昌,你弟弟意图玷污我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你一个被我哥休了的弃妇,我怎么会动你?你以为你是天仙啊?”禹安旻疯了似的咆哮:“分明是你说不想离开禹家,只要能留下,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!勾引我不成就咬掉我的耳朵!”

    不想离开禹家?勾引?

    这几个字像是锤子敲打过来,锤得禹安昌胸口一阵钝痛,眼睛逐渐泛起猩红。

    眼前闪现过黎萱草为了钱卖笑的画面,恬不知耻的女人,为了钱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!

    黎萱草从面前男人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轻视,可恨的是她的心竟然还会有痛意。

    她倔强道:“随便你信不信,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耳朵到底在哪里?”禹安昌决然下着最后通牒:“别忘了我说过的,想想你爹娘。”

    黎萱草僵滞的身子颤了下。

    禹安旻暴躁地说出令在场之人震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在她肚子里!我看到她吞下去了!”

    他目露癫狂的放下手,因为激动,血再次浸红了纱布。

    “哥,我的耳朵必须快点接回去!我就要下场科考了,我不能变残废!快让人取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郑琴也催促道:“是啊将军,越早取出越好,拖久了就接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黎萱草看向她,那双精明的眼里几乎不再掩饰恶意。

    惨淡一笑,取出来,摆明是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禹安昌握拳,犹豫了一瞬,站在弟弟这边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他吩咐侍卫将黎萱草押进去,让郑琴开膛取出残耳。

    黎萱草狠狠一颤,忍住了眼泪,终究还是没忍住最后一次劝道:“别让云洛儿再接近老太君……”

    禹安昌皱眉:“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挑拨离间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米库文学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miku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