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【米库文学 www.mikuwx.com】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几个宫女都惊愕地看着朝阳。“那小公主去了哪?”

    “先皇后被先帝的不信任伤了心,让人将小公主送出宫,现在啊……小公主流落民间,指不定哪个农户家的女儿就是不定。”朝阳说得一本正经,连她自己都快信了。

    几个宫女一脸原来如此,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,但所传并非事实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陛下为什么……对此事如此敏感,今日还下令杖杀了一个乱嚼舌根子的小太监呢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可是涉及皇家脸面,冷宫皇后怀孕这种事陛下能不动怒?谁往刀口上撞,谁就倒霉呗。”朝阳拍了拍一个宫女的肩膀。“你们可千万别把先帝有公主散落民间的消息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几个宫女连连点头,警惕地四下看了一眼,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朝阳叹了口气,这皇宫之中,可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沈芸柔让人从宫中传出长孙皇后的流言,无非就是想要让百姓诟病萧君泽,可若是有公主散落民间的消息传出去,会有很多人为了利益,去寻找所谓的落难公主。

    民众的注意力被转移,对萧君泽来说,是好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寝宫,内殿。

    朝阳有些担心萧君泽,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。

    她也骗了萧君泽,在长孙皇后和阿雅这件事上……

    以前,她做任何有利于阿雅的事情都是在利用萧君泽,也是帮阿雅铺路,可这次……她除了为阿雅铺路以外,也真的想帮萧君泽。

    “郡……”春兰见朝阳回来了,脸色苍白地赶紧跑了过来。“陛下在御书房动怒了,伤口又裂开了,而且……沈丞相带着文武百官才逼迫陛下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朝阳冲春兰摇了摇头。“你去外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春兰赶紧点头,守在前殿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萧君泽一个人坐在树下,此刻他的气压仿佛要吃人。

    明知道他的伤口再次撕裂,血液浸透衣衫,可没有任何人敢给此时的萧君泽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朝阳走了过去,轻轻扯了扯萧君泽的衣衫,底衣已经和伤口的血液粘连,处理起来必然很痛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……”萧君泽声音沙哑得厉害。

    还透着丝丝哽咽与苛责。

    “去了阿雅那,她很好,就是受了点惊吓。”朝阳下意识抬手,拍了拍萧君泽的脑袋。

    手指有些僵硬,朝阳惊愕地看着自己的手指……

    她在做什么?

    是萧君泽此刻太像一只垂头丧气,耸了脑袋的狼崽子。

    她差点忘了萧君泽是会咬人的……

    萧君泽的身体显然也微微僵了一下,把脑袋抵在朝阳身上。“你先招惹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动……”朝阳无奈,先哄着萧君泽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揭开与伤口粘连的内衬,朝阳手指很轻的撒了药粉。

    “朝儿……”萧君泽声音依旧沙哑。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传闻?”

    “陛下在乎这些?”朝阳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在乎……”他才不在乎沈芸柔是不是怀孕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?有些人,就让她当跳梁小丑。”朝阳将伤口重新包扎,破天荒没有推开萧君泽。“越是在风口浪尖上,越是要心如止水,否则便是入了别人的圈套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米库文学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mikuwx.com